让俺老弟兄俩喝几盅

2019/04/26 次浏览

  我心里记挂着“黄豆芽”,刚一张口,大吴就一脸自豪地说:“你说刚子呀,跟媳妇开车去城里进货了。这孩子心思大着那,开‘农家乐’还嫌不过瘾,前些年又承包了一架荒山。如今树也栽活了,山也变绿了,还要接着干。可你看这周边,哪还有荒山?他只后悔当时没有多包几架山。”

  几年后,大吴调回家乡工作,我们渐渐失去联系……

  聊天中得知,大吴早已退休,和老伴儿一起帮儿子照料农家院。“咱的农家院已经开了好几年,生意越做越好。特别是夏天,城里人跑过来避暑,有的一住就是几个月。这不,上下20多间房,全住满了。要是不提前预订,根本住不上。”

  大吴家的堂屋果然塌了房顶,露出一片席子大小的铅灰色天空,寒风裹挟着细土不时往屋里灌。吴家人早已习以为常,依然住在两边的里间里,坦然自若地在房窟窿下进进出出。让我意外的是,待客的晚饭竟然成了吴家的大难题。只听吴妈妈和吴嫂子在东里间悄悄商量,为去谁家借白面而发愁。不知费了多少周折,吴嫂子终于将一大碗鸡蛋捞面条端到我面前。尽管她热情相让,笑纹里却难掩内心的酸楚和无奈。

  1979年春节前夕,厂领导交给我一项任务:到工友大吴家查看是否够吃救济的条件。别看一年一度的救济金只有二三十元,但在当时,却意味着能过吃喝不愁的春节。大吴家虽说不够“人均月收入低于7元”的吃救济条件,但他在申请书上写得明白:家中房顶坍塌,无力修复。

  然后将鸡肉切块,具体的大小可根据自己的喜好来选择。鸡肉和姜片一起下锅焯水,撇去血水后捞出洗净备用。

  大吴家在河南辉县的小山村里。虽然和单位相隔只有70多公里,公交车却在坑坑洼洼的沙石路上晃荡了大半天。好不容易来到村口,一位晒太阳的老汉从在一旁玩耍的孩子中叫过来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刚子,你家来客人啦!”这孩子明显营养不良,极为瘦弱的小身子,却顶着个硕大的脑袋,活脱脱一个“黄豆芽”形象。小家伙儿也不跟我搭话,不时吸溜一下冻出来的清鼻涕,跑在前面给我带路。

  按照导航指引,村里人把我指点到一处农家院门口。顺着宽阔平坦的柏油路,如今已成为著名的南太行景区。让俺老弟兄俩喝几盅。

  大吴忙叫过来刚子,介绍说:“这是你刘叔。当年多亏他帮忙救济了70块钱,才让咱家把屋顶修上———还不快给你刘叔敬酒!”刚子掏出名片,恭敬地双手递给我:“刘叔,欢迎您常来,跟我爸聊天做伴。这上面是我的联系方式。”

  当年的贫困山区,如今已成为著名的南太行景区。按照导航指引,顺着宽阔平坦的柏油路,车子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大吴的村子。村里人把我指点到一处农家院门口。刚进入凹字形院子,就见满头白发的大吴正高声大嗓地招呼客人。吴嫂子见到我,高兴得直拍巴掌。岁月已把当年的小媳妇磨砺成了老太太,可看她白白胖胖的富态样,比年轻时的精神头都好。大吴招呼老伴儿:“还不快去弄几个菜,让俺老弟兄俩喝几盅。”

  大吴家在河南辉县的小山村里。虽然和单位相隔只有70多公里,公交车却在坑坑洼洼的沙石路上晃荡了大半天。好不容易来到村口,一位晒太阳的老汉从在一旁玩耍的孩子中叫过来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刚子,你家来客人啦!”这孩子明显营养不良,极为瘦弱的小身子,却顶着个硕大的脑袋,活脱脱一个“黄豆芽”形象。小家伙儿也不跟我搭话,不时吸溜一下冻出来的清鼻涕,跑在前面给我带路。

  1979年春节前夕,厂领导交给我一项任务:到工友大吴家查看是否够吃救济的条件。别看一年一度的救济金只有二三十元,但在当时,却意味着能过吃喝不愁的春节。大吴家虽说不够“人均月收入低于7元”的吃救济条件,但他在申请书上写得明白:家中房顶坍塌,无力修复。

  一会儿工夫,吴嫂子变戏法似地端来4凉4热8个特色菜。推杯换盏之际,不由说起将来的日子,老两口争着说各自的目标:大吴是“把身体弄得棒棒的,多过几年幸福时光”。吴嫂子是“抱上重孙子,来个四世同堂”。正聊得热火朝天,院门口传来汽车声。大吴冲走进门的中年汉子努努嘴儿:这就是刚子。见我半信半疑,大吴忙解释:“你是疑惑他咋会长得又高又壮吧?这孩子也算时运点好,正是身体的节骨眼儿,恰好赶上土地承包到户,打下的粮食由不够吃到吃不完,这才没耽误长身子。”

  聊天中得知,大吴早已退休,和老伴儿一起帮儿子照料农家院。“咱的农家院已经开了好几年,生意越做越好。特别是夏天,城里人跑过来避暑,有的一住就是几个月。这不,上下20多间房,全住满了。要是不提前预订,根本住不上。”

  看了标题有没有很受鼓舞?有没有点进去看看的冲动?不点开万一错过一个亿咋办?怀着激动无比心情,小编点开了文章。

  我看到名片上写着:生态美·山里人家———吴宝刚经理。

  饭前我出门洗手,发现“黄豆芽”正盯着我的那碗面,大脑袋几乎要扎进碗里。“刚子,你干啥!”吴嫂子一声惊呼,把孩子吓得愣在那里。看到这一幕,我再也没心思去吃那碗面,让吴嫂子把面留给了孩子。

  答:在大棚内挖宽80 ~ 100厘米,深15 ~ 20厘米,长度不限的畦床,床间 留60~80厘米的作业道。将培养料上方的菌袋剪去,并在菌袋四周 划3 ~5道切口...详情

  时光荏苒,转眼30多年过去。今年夏天,大吴也不知从哪里打听到我的手机号,盛情邀我“过去玩”。

  我心里记挂着“黄豆芽”,刚一张口,大吴就一脸自豪地说:“你说刚子呀,跟媳妇开车去城里进货了。这孩子心思大着那,开‘农家乐’还嫌不过瘾,前些年又承包了一架荒山。如今树也栽活了,山也变绿了,还要接着干。可你看这周边,哪还有荒山?他只后悔当时没有多包几架山。”

  大吴家的堂屋果然塌了房顶,露出一片席子大小的铅灰色天空,寒风裹挟着细土不时往屋里灌。吴家人早已习以为常,依然住在两边的里间里,坦然自若地在房窟窿下进进出出。让我意外的是,待客的晚饭竟然成了吴家的大难题。只听吴妈妈和吴嫂子在东里间悄悄商量,为去谁家借白面而发愁。不知费了多少周折,吴嫂子终于将一大碗鸡蛋捞面条端到我面前。尽管她热情相让,笑纹里却难掩内心的酸楚和无奈。

  \u52a0\u5165\u4e00\u70b9\u9e21\u6c64\u716e\u5f00\u3002

  车子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大吴的村子。刚进入凹字形院子,大吴招呼老伴儿:“还不快去弄几个菜,高兴得直拍巴掌。”可看她白白胖胖的富态样,就见满头白发的大吴正高声大嗓地招呼客人。吴嫂子见到我,比年轻时的精神头都好。岁月已把当年的小媳妇磨砺成了老太太,当年的贫困山区。

  时光荏苒,转眼30多年过去。今年夏天,大吴也不知从哪里打听到我的手机号,盛情邀我“过去玩”。

  饭前我出门洗手,发现“黄豆芽”正盯着我的那碗面,大脑袋几乎要扎进碗里。“刚子,你干啥!”吴嫂子一声惊呼,把孩子吓得愣在那里。看到这一幕,我再也没心思去吃那碗面,让吴嫂子把面留给了孩子。

  我看到名片上写着:生态美·山里人家———吴宝刚经理。

  一会儿工夫,吴嫂子变戏法似地端来4凉4热8个特色菜。推杯换盏之际,不由说起将来的日子,老两口争着说各自的目标:大吴是“把身体弄得棒棒的,多过几年幸福时光”。吴嫂子是“抱上重孙子,来个四世同堂”。正聊得热火朝天,院门口传来汽车声。大吴冲走进门的中年汉子努努嘴儿:这就是刚子。见我半信半疑,大吴忙解释:“你是疑惑他咋会长得又高又壮吧?这孩子也算时运点好,正是身体的节骨眼儿,恰好赶上土地承包到户,打下的粮食由不够吃到吃不完,这才没耽误长身子。”

  2、将草菇去蒂洗净,剖十字刀,入沸水锅内焯水,捞出沥干水分;油菜心洗净放入锅内焯水,入好味后围盘的边缘待用。

  为推动公司发展,自2015年10月18日开始,上海合发公司实行会员加盟制度。

  大吴忙叫过来刚子,介绍说:“这是你刘叔。当年多亏他帮忙救济了70块钱,才让咱家把屋顶修上———还不快给你刘叔敬酒!”刚子掏出名片,恭敬地双手递给我:“刘叔,欢迎您常来,跟我爸聊天做伴。这上面是我的联系方式。”

  “吴哥,你给我实话实说,一年能挣多少?”“不多,也就这个数吧。”大吴伸出三个指头。“30万?好家伙!”我顺手捣了大吴一拳。大吴笑得一脸褶子:“叫咱富哩,改革开放叫咱赚哩。”

  “吴哥,你给我实话实说,一年能挣多少?”“不多,也就这个数吧。”大吴伸出三个指头。“30万?好家伙!”我顺手捣了大吴一拳。大吴笑得一脸褶子:“叫咱富哩,改革开放叫咱赚哩。”

  几年后,大吴调回家乡工作,我们渐渐失去联系……

标签: 黄豆芽怎么发  

欢迎扫描关注爱上灰树花网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爱上灰树花网的微信公众平台!